没有专利局和完善的专利法的国家就像一只螃蟹,这只螃蟹不能前进,而只能横行和倒退。——马克·吐温

中国企业在专利问题上碰到过无数惨痛的教训,当然也有不少中国龙头企业尝到过专利的甜头。

我国曾经在2000年之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DVD播放机制造国。2001年中国企业的DVD出口量占世界DVD总产量70%。层出不穷的新品牌占据了大量的广告及宣传媒体,央视广告标王均为DVD制造商。正当形势一片大好之时,老百姓突然感觉DVD一夜之间消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这些中国企业遭遇了八国联军跨国巨头6C(由日立、松下、JVC、三菱、东芝、时代华纳6大掌握DVD核心专利的巨头组成的专利联盟组织)的专利侵权“旋风”。这6家公司于1999年6月发布“DVD专利联合许可”声明,要求世界上所有生产DVD的厂家必须向他们缴纳专利许可费。2000年11月,6家公司又出发“DVD专利许可激励计划”,表示在2001年5月1日前缴纳许可费的企业可以享受25%的价格优惠,并开始与中国企业进行谈判。

2002年1月9日,深圳普迪公司出口到英国的3864台DVD机,被飞利浦公司向当地海关以专利侵权为由申请扣押;2002年2月21日,惠州德赛公司的DVD机基于同样的理由被德国海关扣押。

2002年3月8日,6C发出最后通牒,中国DVD企业必须要在2002年3月31日之前与其达成专利费交纳协议并缴纳专利许可费,否则将在世界范围内提起专利侵权诉讼。2002年4月19日,6C与中国电子音响工业协会达成协议,中国企业每出品1台DVD机,将需要支付4美元的专利许可费。2002年11月,6C再次提出要求:2003年内销的DVD也得缴纳专利许可费,要价每台12美元。随后,中国电子音响工业协会又与3C(由索尼、飞利浦、先锋公司组成的专利联盟组织)签订每出口1台DVD向其支付5美元的专利使用费协议。此外,1C(汤姆逊公司)收取每台售价的2%(最低2美元)的专利使用费,杜比公司每台收取1美元的专利使用费,MPEG-LA专利组织(由国外16家企业组成)每台收取4美元的专利使用费(2002年调整为2.5美元)。

每台高达16~19美元的专利费,让中国DVD企业沦为代工厂,国产品牌大量消失。由于DVD专利的高度扩展性,受DVD专利事件的影响,国外厂商对制造电视机、U盘、光盘、光盘刻录机、数码相机、摩托车等产品的中国企业也提出了缴纳专利许可费的要求。

中国企业出口一台售价32美元的DVD只能赚取1美元利润,而交给国外企业的专利费却高达60%,同时6C、3C等专利联盟在与中国企业签订的协议中共有3000项专利,在普通DVD播放机里使用的不到10%。这种在许可专利时不加细分、捆绑收费的做法,引起了业界的不满。

2004年6月,无锡多媒体有限公司在美国圣地亚哥市的加利福利亚州南方联邦地区法院递交起诉书,状告3C专利联盟,指控其针对中国DVD企业的征收专利费行为违反了垄断法,要求判决3C部分专利无效以及无法执行,并追偿超过30亿美元的专利收费。2003年12月23日,加利福尼亚州南方联邦地区法院受理了案件,但未予以正式立案,理由是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同年12月28日,东强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同样理由状告3C,代表部分DVD播放机企业进行集体诉讼,诉称3C对其征收的专利费超过国际通行的3%~5%的标准,已经构成专利滥用。2005年4月,美国法院仍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立案。

同一时间,香港东强电子集团在德国对飞利浦公司提起专利无效诉讼。2005年5月,飞利浦公司在香港反诉东强电子集团及其13家附属公司专利侵权和违反专利许可协议、欠交专利许可使用费。2005年6月15日,德国法院就香港东强电子起诉飞利浦专利无效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飞利浦的欧洲专利EP0745307在德国范围内无效。

在多起诉讼的压力下,2005年3月10日,6C突然表示将降低中国DVD专利费1美元。

2005年12月4日,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张平、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同济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单晓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朱雪忠、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徐家力5位教授针对3C专利池中以飞利浦公司为权利人的“编码数据的发送和接收方法以及发射机和接收机”中国发明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专利无效宣告请求。2006年12月10日,5位教授与飞利浦公司签署联合声明,飞利浦公司决定将该专利从3C专利联营许可协议的专利清单中撤出,并表示对该项专利不再主张权利。

笔者认为,DVD专利事件实质上是跨国公司的一场针对中国企业的专利围剿战,第一次敲醒了中国制造的警钟。它告诉中国企业两件事情:

(1)“中国制造”必须走向“中国创造”了!

(2)中国企业应该尽快引入“专利+”的思维了!

与以上案例相反,中国企业在专利摸索的过程中也有过成功的经验。

深圳比亚迪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电池生产企业,一直重视研发及专利战略。自1995年成立并涉足充电电池领域之后,在数年后迅速发展,成为与日本三洋、索尼比肩的全球第二大充电电池供应商,打破了日本厂商独霸全球市场的格局。在全球手机用户中,每3人就有1人在使用比亚迪生产的电池。

读者看到这里,应该会猜到国外厂商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了。

通过之前对DVD事件的了解,您可以会问:又一场专利大战拉开了序幕?

是的。2003年7月8日,索尼公司一纸诉状将比亚迪公司告到了东京地方法院,指控比亚迪公司在2001年、2002年在日本CEATEC展览会上展出的两款锂离子电池侵犯了两项日本专利权,请求法院禁止比亚迪公司向日本出口其最主要的6种型号的锂离子充电电池。

DVD的悲剧会重演吗?比亚迪公司有足够的自信应诉并承担巨额的律师费吗?

2003年10月8日,经过精心准备,比亚迪公司向东京地方法院递交了答辩书及相关证据38份,比亚迪公司在整个诉讼中提交的辩论文件及证据材料将近200份,共计5000多页。2004年3月19日,比亚迪公司向日本专利局提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外界媒体称比亚迪公司此举实在是“不计风险的挣扎”。可喜的是,2005年1月25日,日本专利局作出裁决,宣告涉案专利无效。在这种情况下,索尼公司只能向东京地方法院递交撤诉请求书,撤销所有的指控。至此,比亚迪公司在日本完胜索尼公司。

笔者深度参与的另一起案件,即浙江正泰集团诉法国施耐德公司的专利侵权案件,是中国企业的另一次成功逆袭。

跨国企业对于专利的利用手段比较多,在DVD案件中,跨国企业采取的战略是先养鱼,让中国DVD企业发展起来后再捕鱼,从而坐收渔翁之利,以最小的投入获取最大的利润。而在浙江正泰集团的这个案子中,法国施耐德公司则想将专利诉讼作为其收购的砝码。

浙江正泰集团位于温州,创立于1984年,是中国输配电行业的龙头企业。正泰集团很早便开始专利申请的布局,于1997年11月申请了一项名为“一种高分断小型断路器”的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为ZL 97248479.5。

法国施耐德公司是世界500强企业,1979年进入中国,看到中国竞争对手日益壮大,为了利益最大化,最好的方法是对正泰集团进行并购,但正泰集团同意其入股,但坚持的底线是仍然由中方控股,而施耐德的要求则从收购80%的股份降到51%,最后降到50%,都遭到了拒绝。联姻不成,施耐德公司转而在境外提起了20多次侵权诉讼,从2004年起,施耐德公司在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国先后对正泰集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多达18起。

笔者所在的律师团队对此案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德国等国家多次成功无效施耐德的专利,最后20多次的境内外诉讼都以和解或施耐德公司撤诉而告终,但是,正泰集团即使赢了诉讼,也因高额的诉讼费而大伤元气,严重影响了产品的出口。

在办案的过程中,笔者所在的律师团队多次前往正泰集团的研发部门,一方面指导其针对当时世界500强的施耐德公司、美国ABB公司、德国西门子公司的专利进行专利绕道设计,规避再次发生专利侵权的风险,并基于对这些公司专利的研究进行高效研发和专利布局。另一方面,则对施耐德公司的产品进行研究,寻求机会进行反击。

2006年8月,在被施耐德公司推上被告席24次之后,正泰集团同样以专利侵权为由,将施耐德天津公司及其经销商推上被告席,要求施耐德公司停止其5个型号的产品销售,同时向施耐德公司提出3.3亿元的天价侵权赔偿请求。

施耐德公司最终利用这件即将过期的实用新型专利换来1.5亿元的和解赔偿金,同时逼迫施耐德公司撤回全部海外诉讼。

通过上面三件专利诉讼案件,读者应该能够理解中国政府最近若干专利政策的考虑:中国企业只有转型升级,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只有学会了运用“专利+”思维,中国企业才能拥有美好的明天!

—-摘自清华大学出版社《2小时玩转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