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无产权,浪费血汗钱;技术无专利,廉价劳动力。发明不设防,送钱给外狼;创新不保护,甘愿被征服。——某大型国企知识产权和法律工作部主任

 

据报道,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也只有7-8年。而日本企业的平均寿命是30年,美国企业的平均寿命为40年。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有3146家超过200年的企业,7家超1000年。德国超过200年的企业有837家,荷兰222家,法国196家。

我们的企业到底做错了什么?

笔者认为,一些国外的公司之所以能够基业长青,是因为它们拥有所在领域的核心专利技术和享誉世界的商标,而这两项位于制造业微笑曲线两端的知识产权是它们利润的主要源泉和创造动力。曲线形象地表示了研发、制造、营销3个产品链条上的不同环节对于产品附加值的贡献。将近20年过去了,微笑曲线已经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并被作为制定各种产业中长期发展策略时的参考。

微笑曲线由三部分组成。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区域性竞争。根据微笑曲线理论,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地体现在两端,即研发和营销;而处于中间领域的制造,尤其是处于中心的组装领域所创造的附加值最低。

微笑曲线理论虽然简单,却很形象地指出了产业未来努力的策略方向。企业生存需要持续性的附加值,而高附加值所具有的高获利潜力则能确保企业的永续经营。微笑曲线理论提供了产业发展的思考方向:所有产业的未来应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发展,即在左边加强研发,创造专利权;在右边加强客户导向的营销与服务,创建品牌,创造商标权。

自1985年专利法实施以来,大量的中国企业(特别是行业龙头企业)开始认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专利布局也日益得到企业领导人的重视,但是至今仍有一半以上的企业既没有申请专利,也没有注册商标。

他们这样做错了吗?

的确,对于中小型企业而言,把生产的产品卖出去才是燃眉之急,企业能够保持资金链不断已属不易,再考虑知识产权问题实属奢侈。

但是笔者认为,对于自身处境艰难的企业而言,投入了相当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制造出自认为具有一定市场优势的产品,如果没有申请专利,往往出现这样的情况:产品刚得到市场的认可,跟风者一拥而上,模仿出同类产品并很快挤占好不容易培育起来的市场,企业刚起步便迅速进入衰退期。这样的情形已经屡见不鲜了。

笔者曾经碰到过这样一个案例:北京一家企业,创始人从美国归国创业,投入全部身家研发一年左右推出一款填补中国市场空白的产品,由于没有获得后续投资,所以虽然想到了申请专利但没有做。起初半年的销售情况非常理想,但半年之后,由于同行的抄袭和山寨,其市场份额从80%迅速降为10%,创始人与笔者谈到此事,后悔不迭,但可惜“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当然,在交了大量的学费后,中国企业也有成功的例子。华为公司每年将10%的销售收入投入研发,并将所有的研发成果都申请专利。由于手握大量专利,无论作为被告(2003年遭美国思科公司起诉)还是作为原告(2011年以非法转让知识产权为由起诉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均可傲立于不败之地。

2003年,与中国合资生产的德国大众在中国的产量只占其全球产量的14%,但是其利润的80%都来自于中国。许多零部件都加价卖给国内合资厂商。通用汽车公司每辆车在美国国内赚145美元,在中国却赚2400美元。在广州生产的本田雅阁牌轿车,售价比日本国内要高60%左右。

世界未来的竞争就是知识产权的竞争。诚然,除了自主研发之外,还可以通过引进和购买先进技术来实现产品创新,但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制造业的现代化是买不来的。

近年来,我国制造业面临着产业链陷阱,赚着微博的利润,耗着最多的能源,造成越来越严重的污染,饱受侵权制裁的压力,甚至还背上倾销的恶名。国际市场竞争的现状证明:“三流企业卖力气,二流企业卖产品,一流企业卖技术,超一流企业卖标准。”为此,日本甚至提出了由“技术立国”到“知识产权立国”的口号。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犹如一块试金石,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外向型企业,被迫减产甚至停产;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则受冲击较小,有的还逆流而上,成功逆袭。

以上事实表明,只有充分运用知识产权战略,不断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才能在国内外市场竞争中赢得主动权,取得长足的发展。

—- 摘自清华大学出版社《2小时玩转专利》